威尼斯人官网

又一家P2P爆雷了!董事长欠了10亿跑路了员工哭请投资人速报警

  

  这一次特别的是,该平台员工在平台官方APP、微博上弹窗提醒投资者报警维权,

  本文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谢水旺)、中国基金报(chinafundnews;泰勒)、券商中国(quanshangcn;终白 史安都)

  昨天,一则上海永利宝推送的APP弹窗在网络发酵,该推送称,平台董事长余刚、董事兼CEO张玉丰已经失联,请投资人速速报警进行维权。

  公司官方微博举报自家老板跑路,这么劲爆的消息迅速发酵,引发不少大V围观转发,有评论说估计员工自己的工资也被骗进去了。

  就在这公司隔壁办公,问了永利宝的人,事发很突然,上午还好好的,午睡起来看到同事都在搬东西,才知道是老板跑路了,而且说是员工都得买公司的产品......下午两点时候出去看情况看到有个永利宝的员工哭着说40万一分钱都没拿到......下午四点投资人就来堵门了,然而永利宝已经被员工搬空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永利宝员工处证实,上海地区P2P平台上海永利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永利宝”)董事长余刚、CEO张玉丰失联。

  目前永利宝官网的电话已无人接听,首页挂出的办公同步直播也处于“设备已离线”的状态。

  员工告诉记者,“上周五,我们还见到了CEO(张玉丰)和董事长(余刚)。每周一上午,张玉丰基本都会参与晨会,但今天却未出席,开会气氛非常紧张。”

  今天中午时,张玉丰来电话让永利宝CMO(首席市场官)组织高管开会,在开会后两小时之内,安排了所有员工回家,等候通知,而具体原因我们并不清楚。

  据券商中国报道,17日早间,记者来到永利宝所在的上海浦东康桥创智良仓园区发现,该公司办公地址已被园区管理人员“除名”。

  永利宝所在的办公点已经大门紧锁,被厚窗帘封起门窗。园区一位治安人员告诉记者,永利宝运营了三年多,但昨天连夜里,公司办公材料等都已被搬离,员工也都散了。

  据其透露,昨天夜里到现在陆续都有投资人前来,投资金额有70多万、100多万元甚至更多的,在今早八点左右已有一波人前往警方报案。

  此外,从永利宝披露的2016年3月-12月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来看,该平台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营业收入39.4万元,管理费用、销售费用分别为229.87万元、83.41万元;在报告期内,这家P2P平台靠日常作为信息中介机构的运营还未盈利,2017年财务情况未披露。

  永利宝官网显示,平台创建于2013年,截至2018年7月15日,平台交易总额约76亿元,出借人总数约22.53万人,人均累计投资金额33757元,融资人总数约36.47万人,待偿金额10.08亿元。

  CEO张玉丰曾供职于百度技术部负责百度知道研发工作,于2016年出任永利宝科技CEO。

  就在6月22日,永利宝官网还宣布正式引入浙江聚富智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入股,并将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1亿元人民币,管理团队保持不变。

  在6月26日与投资人线上沟通的过程中,其CEO张玉丰还解释称,“融资不是为了跑路,永利宝发展三四年来,都是盈利的状态。”

  公告中提到,平台将在2018年8月15日前成立清盘退出工作组,并开通线上线下客户服务,承诺公司实控人不失联,不离境。

  1)截至2018年7月15日,平台在贷余额约为10亿元人民币,平台将分36个月进行投资用户兑付

  2)第1-12个月,每月兑付用户本金2%;第13-30个月,每月兑付本金3%。第31-36个月,每月兑付本金4%

  同时,在永利宝清退公告中提到的另一个理财平台“火理财”,在永利宝APP发布高管失联信息的3小时后,火理财发布清盘公告。

  目前,火理财目前也处于官网电话无人接听,官网直播设备已从7月16日13点55分处于离线的状态。

  据券商中国报道,17日早上记者来到办公现场,发现火理财运营主体公司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有限公司已大门封锁,但办公室内门大开,里面绿植枯叶、办公材料、座椅杂乱,储物柜随意摆放,应该空置了不止一天。

  截至2018年7月15日,平台在贷余额6.4亿元。按该方案,平台分36个月对投资用户进行兑付,前12个月兑付本金2%/月、13~30个月兑付本金3%/月、31~36个月兑付本金4%/月;将从今年8月起,每月15日进行集中系统兑付。

  火理财官网显示,目前的控股股东名天汽车(占股51%),是由名天集团、修涞贵(修正药业董事长)等国内各家企业(家)联合成立的新能源智慧汽车制造商。其运营主体为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有限服务公司,曾为永利宝旗下公司。

  永利宝高管张玉丰曾任该公司法人代表。张玉丰曾对外介绍,原来火理财团队和永利宝团队是同一个团队,现在股权转让以后,原来负责火理财运营的这个团队就跟着过去了。

  据天眼查显示,2016年3月,永利宝正式接管火理财的运营公司上海潇谦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但2018年2月彻底退出火理财。

  7月16日,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召开网贷机构座谈会,点融、拍拍贷、石投金融、医界贷、中伦律所等多家会员单位参加。

  与会代表认为,近期出现问题的网贷平台绝大多数都不是合规平台,这恰恰印证了行业专项整治的方向是正确的,行业已进入良币驱逐劣币、加速自我净化的阶段。随着不合规平台的淘汰出局,合规优质的平台将在监管的指引下走上规范发展之路。

  要勇于承担维护社会稳定和金融稳定的责任,不跑路、不失联,经营上遇到困难的,主动和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进行沟通,妥善有序退出。

  希望媒体能够对网贷平台所出现的问题客观、真实、公正、全面报道,不片面引导舆论,不刻意制造恐慌,不为时效性和阅读量传播扩散不实信息,误导投资人。

  希望投资者不断提高风险识别的能力,充分认识投资风险,选择符合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的产品。遇有问题,合法合情合理地维护自身权益。

  同日,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网贷机构风险防范及稳妥退出工作的通知》,要求网贷机构进一步做好风险防范及稳妥退出工作。若出现项目逾期,严禁跑路、失联,第一时间与出借人做好沟通工作和对外信披工作,要确保电话、网站、APP等正常运作、办公场所正常营业,主要负责人和高管必须亲自出面与出借人等利益相关方沟通,牵头制定并披露解决方案。

  宏观经济去杠杆导致的底层资产不良率上升以及平台自身经营上的一系列问题是内因,不过直接的导火索应该是一些大型平台出事后带来的恐慌效应。

  从6月份问题平台的顺序上看,唐小僧之前有10家问题平台,唐小僧之后的短短半个月内就有52家平台出问题,应该是市场恐慌情绪传染引发了资金流出,致使本就很脆弱的平台迅速暴雷。

  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薛洪言表示,此次暴雷也呈现出了比较明显的区域性特征,一方面是网贷平台本身的分布在区域上就高度集中化,另一方面也与底层资产恶化的区域性有关,部分地区的不良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据数据统计,截至7月11日,共有164家问题平台,其中上海地区46家、浙江地区44家,其次是广东地区以及北京地区,分别是22家与17家。不难看出,上海浙江两大区域的共占90家。

  从资金端来看,本地平台暴雷后,对当地投资者带来了情绪冲击更强烈,会加速当地P2P行业的资金流出速度,挤兑一旦发生,平台大规模赎回,流动性断裂,就发生逾期等事件。

  此外,金融风险有传导性,地区性的暴雷事件,具体原因难以用一个原因衡量,但风险的传导性是其中一个,比如下游还不上上游的钱,上游可能就还不起从网贷平台借贷而来的钱。

  经济观察报研究院院长、新金融家联盟秘书长、经济学博士新望谈及造成这样现象的原因,也解释道:“这与宏观经济对行业的影响有关。金融以外的行业,比如实体经济、房地产、近期汇率价格变动较快、股市震荡、一些上市公司用股权质押短期需要资金赎回、四五线城市房价突然暴涨,资金从P2P上抽血。这些短期内些经济因素,尤其经济还在下行的时期,P2P以外的行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影响到P2P行业。”

  有些观点习惯用‘交易规模’这个指标来描述平台风险敞口,用千亿、百亿级去定义一个平台。“舆论导向让我们这些认真在行业里做事的人很不舒服。”一位平台负责人直言。

上一篇:不管复工还是在家别忘了这些宅家神器

下一篇:工信部回应整顿翻墙软件:合法经营不受影响